溫州金石機器人科技有限公司

WENZHOU KINGSTONE ROBOT & TECHNOLOGY CO.,LTD.

熱線: 0577-58900055 / 13958836805
蔡曙春:溫州金石角逐拋光打磨系統集成龍頭
新聞作者:
發布時間:[2020-03-13]

    【高工機器人記者/李慧珍】

    

    在剛剛過去的一年,各路勢力借“機器人元年”噱頭紛紛涌進機器人行業,據高工產研·機器人研究所(GRII)統計數據顯示,截至2014年底,中國市場上機器人相關企業數量488家,比上年增加235家。而ABB、庫卡、安川、發那科等國際機器人巨頭都已在中國設立分公司或合資公司,并且不斷加速本土化進程。

  與此同時,其它的國外二線機器人品牌,納博特斯克、哈默納科等零部件廠商都將中國市場作為重點方向,甚至韓國、臺灣等地區的機器人品牌也紛紛現身中國市場,盡管元年剛過,但國內機器人市場已經變得過度擁擠。

  值得注意的是,這其中涌現不少機器人應用企業轉身為機器人廠商的身影。應用企業為何要做機器人?如何從幾百家機器人企業的藍海中突圍,當前做機器人的市場環境如何?

  溫州金石機器人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溫州金石機器人”)是那種想清楚了才做的企業。溫州金石機器人董事長蔡曙春接受《高工機器人》記者專訪時詳細解讀了溫州金石做機器人思路。

  蔡曙春表示,溫州金石是做家居起家,現在做機器人系統集成只做拋光打磨領域。傳統拋光打磨工序已經成為很多企業發展的掣肘,通過上馬機器人拋光自動化生產線,不僅可以解決企業招工難、用工貴的問題,還可以將拋光打磨工人從高危、高傷害性的工序中解脫出來。

  蔡曙春坦承,目前國內機器人市場誘惑很多,但溫州金石機器人將扎根拋光打磨領域,將這個細分領域做精做專做細就已經不錯了。

  事實上,溫州金石機器人將所有精力專注于一個細分領域的效果方式已經得到顯現。

  在今年備受關注的2014高工機器人金球獎拋光打磨集成應用的評選中,溫州金石機器人憑借其在拋光打磨領域豐富的技術經驗及應用案例斬獲桂冠。

  “機器換人”勢在必行

  《高工機器人》:除了是溫州金石機器人的董事長,您還有另外一重身份是浙江金石家居用品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金石家居”)的掌舵人,您是如何完成這兩個角色的轉換呢?同時,您的企業發生了怎樣的轉變?

  蔡曙春:實際上,我們母公司金石家居是一家主要生產餐廚具、日用刀具等系列廚房用品,是國內專業生產刀具、廚房用品的龍頭企業,公司與宜家、沃爾瑪、家樂福等多家跨國連鎖集團建立長期供貨關系。

  在公司生產上規模后,金石家居卻跟其他制造企業一樣出現了用工荒問題,尤其拋光工序用工難問題尤為突出。由于公司主要生產不銹鋼產品,所以“拋光”是一道必不可少的工序,而傳統的“拋光”工序都是靠人工完成,這樣一來,需要大量的勞動力。

  拋光是典型的勞動力密集型產業,對員工的技能要求非常高,并且費時費力效率低,而且產品一致性差;在拋光作業中,粉塵大,噪音大,勞動強度高,長期從事手工拋光的工人往往手指、頸椎變形,甚至患上塵肺病。

  因此,行業內拋光工人一直處于緊缺狀態,80后的人員基本上已不涉足這個行業,而且拋光工人的薪酬在這幾年也是飛速上漲,對企業的生產影響非常巨大。

  所以,在2010年,我們組建科研團隊,引進歐洲先進技術,先后花了4年時間,解決了機器人拋光打磨系統集成多項核心技術攻堅難題,組建生產流水線,進行全機械化、自動化生產,奠定了在這個行業的領先競爭地位,進一步拓展了新的市場領域。

  《高工機器人》:進行自動化改造之后,您的企業發生了哪些變化?具體體現在哪些方面?

  蔡曙春:引進自動化設備讓我們看到了機器人帶來的巨大利潤。不僅提高了原材料1.5%左右的利用率,年用料可節省約80萬元,還能每年減少30%以上的電力消耗,降低25%以上的粉塵污染物排放?,F在一個機器人能代替6名熟練技工,一名工人可操作5個機器人,折算起來,效益非常明顯。

  《高工機器人》:從家居行業到自動化行業,從一家機器人應用企業轉換成一家機器人系統集成商,是什么讓您下定決心?

  蔡曙春:上個月,我們的拋光的員工已經有超過一萬元的,我們金石家居的發展本身就深受拋光制約,其實在任何一個行業,只要有拋光打磨工序,它一定是這個企業的生產瓶頸,這也是觸動我們去做拋光打磨的系統集成。
 
    另一方面,國內眾多拋光打磨企業輕視安全漏洞的生產方式已經讓我們付出了太多的代價,諸如此類的安全危機潛伏在任何一個拋光打磨工廠中,中國拋光打磨行業采用“機器換人”已迫在眉睫。

  拋光打磨市場2015年有望爆發

  《高工機器人》:盡管國內機器換人的誘惑十分大,但目前這一塊領域的競爭已經非常激烈,溫州金石機器人進入機器人行業之后的戰略是什么?

  蔡曙春:我們溫州金石機器人是從拋光打磨起步,未來也會一直在拋光打磨領域做深做透。

  金石機器人表面拋磨機組自動控制系統,目前主要用于五金、工具、廚衛、醫療機械以及航天航空的表面拋光處理。

  金石機器人拋光打磨系統目前與ABB、庫卡等四大國際巨頭公司合作,明年我們會找更多的機器人企業合作,特別是國產機器人。

  未來我們計劃借力資本市場,加快推進金石機器人的的步伐。

  《高工機器人》:進入拋光打磨機器人系統集成領域后,金石機器人遇到的最大的困難是什么?

  蔡曙春:我們目前來說遇到的最大的困難就是這一領域人才非常緊缺。拋光打磨機器人系統集成跟一般自動化行業不同在于,它對技術人員的要求很高,我們的技術人員既要懂得機器人的操作、電腦編程,同時還要對拋光工序非常了解,才能根據客戶的要求設計拋光工藝。但目前國內既懂機器人技術又對拋光打磨了解的技術人員少之又少。

  《高工機器人》:在自動化行業中,成功的應用案例就是企業的招牌,而在機器人行業一個案例的成功又往往以回收成本、回收周期來界定,請問溫州金石機器人有哪些成功的案例?能否具體舉個例子?

  蔡曙春:我們在衛浴、小五金方面有很多的成功案例,目前國內衛浴拋光打磨市場我們占了起碼90%以上市場份額。

  以世界名企科勒為例,這個企業有一個叫但孔本體的產品,拋60到80的拋光,每個產品的拋光一分五十秒,兩班倒的話是20個小時,算下來是654件,按8折計算相當于520件,每個產品的實際工資1.6元,一臺機器人抵他們產品的效率的4.2倍。這個數據是他們用了設備計算發給我們的。

  《高工機器人》:行業內將2015年看作是國內機器人發展的關鍵年,在拋光打磨領域,您認為2015年將迎來什么樣的發展趨勢?

  蔡曙春:我認為拋光打磨領域在2015年將迎來爆發式增長,以五金行業為例,廣泛應用到打磨、拋光機器人。并且五金行業是整個機器人產業鏈里面,全球只有中國市場是最大的,在發達國家,幾乎五金產品都依賴進口了,五金行業里面的打磨拋光領域,應該是中國未來幾年內,快速發展的潛在市場。

  另一方面,在我們做拋光打磨機器人系統集成4、5年時間中,能明顯感覺到這一塊應用市場崛起的變化。我們金石機器人本身是沒有銷售人員的,我們的機器人系統集成都是靠應用客戶口耳相傳。

  前兩年,我向行業內的朋友推薦我的設備,他們首先問的都是一臺機器人能換幾個工人,一臺設備需要多久才能回收。因為當時拋光工人還比較容易找,企業會明細的算好每一筆賬。

  但是,從2014年下半年開始,就明顯感覺到整個形式在發生變化,很多企業都找上門來,紛紛主動要求我們給他們上馬機器人自動化生產線,回收周期已經不是他們首要考慮的了,因為拋光工人已經很難再招到了。

河北20选5下期预测专家